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武当山旅游攻略 >
问道武当解说词 第四集 《寻访仙人》

时间:2012-02-28 11: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公元1412年 ,一个叫孙碧云的道士匆匆赶往武当山,他要给自己的师父送一封信。这封信是当今明永乐皇帝的亲笔信,在信中,皇帝言辞恳切地写到“我仰慕仙人已经很久了。曾经好几次派人给您送信,不知您收到没有。您道德崇高,神妙莫测。我虽然才智疏庸,但非常渴望能见您一面,不知是否能如愿。”
送出这封信的同时,永乐皇帝令孙碧云在武当山为仙人修一处道场,并亲自为它赐名为“遇真宫”。这个仙人到底是谁?永乐皇帝为什么如此渴望相见呢?
  
第四集
《寻访仙人》
一个武当山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是一名道士,但时人称之“活神仙”。他是一代武学宗师,传说练就不死之身。生于元朝中期,卒于明初,有人说他活了四百多岁。
这是一个不老的传说。故事的主人公叫“全一”,又名“君宝”,外号“邋遢”,但更多的人称他为“张三丰”。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
关于他的传说太多了,有说他是宋朝人,有说他是金时候的人,明史上没说他是什么时候人,就给他做一个传,传上说,他是明朝人。他行踪莫测,但有关他的故事却从未间断。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说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呢?说这个人个子很大,胡子很硬,像戟一样刺出来,饭量很大,一次可以吃数升,或者说几天就不吃,行踪诡秘。
  
关于他的外貌,传记作者们兴致勃勃地描述到:龟形鹤骨,大耳圆目。不论寒暑只穿一身道袍、一件蓑衣。高兴时穿山走石,疲倦时铺云卧雪。但与之谈经论道,又无所不通,人人皆以为他是神仙中人。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
越演绎张三丰这个人,就越没有定形了,而且各地都说出现张三丰了。四川有记载,陕西有记载,湖北有记载,大概有七八个省市的一些地区有记载过张三丰。但是呢,据考证实际上这都是明初。大家寻找张三丰以后,因为张三丰这个影响非常大,所以大家都在觉得张三丰可能跟我这儿有关系。
  
朴素迷离的各种传说中,只有《明史》严肃而肯定地记载着张三丰曾去过一个地方---那就是湖北西北部的武当山。当时,武当山五龙宫、南岩宫和紫霄宫都因战火焚毁,张三丰带领徒弟将各宫观修葺一新后悄然离去。书中也同时指出,明太祖朱元璋久仰其大名,遣人去找,不知所踪。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明太祖自己写过一本书叫《大诰》。这个《大诰》里面专门有一篇叫《士不为君用》,就是说你有本事的人,如果不被皇帝所用,那是个罪。所以有些隐异之士,他不知道的,他就要去找寻。所以这个太祖是曾有过找寻张三丰的这种做法。
  
帝王们究竟有没有找到张三丰?他到底是传说中的人物,还是确有其人?捕风捉影七百年,似乎关于这位神仙的秘密都深藏在武当群山之中。而对他的苦苦寻觅,也就一次次将这座充满仙人之气的神山推到了人们的视线内。
今天的武当习武者大多奉三丰派的衣钵,袁师父已经是三丰派第十五代传人了。他20岁来到这里,十多年来从学徒成为师父。在他的眼中,这座大山处处可见与三丰祖师有关的传奇。
如今的张三丰被供奉在紫霄宫朝拜殿内,经过无数追随者的粉饰雕刻,他从人成为了神仙。人们津津乐道于这位武学宗师的武功究竟是怎么炼成的,而众多的版本中流传最为广泛的,就来源于神龛旁的这幅壁画,它讲述了一个蛇雀相斗的故事。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
蛇嘛,就是伏在地上,很静的,以静制动。那鹊嘛,因为它在树上,它是要不断地发起进攻。由此呢说张三丰祖师发明的内家拳,所谓内家拳最根本的一种,就是动静跟刚柔的关系。
  
每天,武当山逍遥谷都有道人修习武功。在道教信徒的眼里,这座大山蕴含着无穷生机,故修真学道之人于此山修炼,能将太和之精气通贯天人。
从自然中来,与自然融为一体。因此,武当功夫中,以动物命名的拳派和招式也最多。譬如象形拳中鹰拳、蛇拳、猴拳、虎拳、熊拳,再如太极拳中以野马、黑虎、白猿、大鹏、白蛇等命名的招式,这大概也算是中国最早的“仿生学”了吧。
或许,正是感慨太极拳容万物精华于一体。清代历史学家黄宗羲给了太极拳一个更为神秘的出处。他在《王征南墓志铭》中写到,张三丰本是武当道士,有一次,皇帝下旨召见他。
  
武当内家拳研究者于志钧:
这个张三丰去召见的过程呢,在路上就说道梗、被堵,道不通,被堵住了。没说什么原因,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做了个梦。
  
在黄宗羲的描述中,正是这个梦,张三丰得到武当山主神的点化,从此扬名江湖。
 
武当内家拳研究者于志钧:
梦到了什么呢,梦到这个玄帝,就是玄武,就是武当山的这个神教他拳。他在梦里头学拳,然后第二天,他就碰到强盗了。这时侯,他一个人杀了一百多个强盗,就说明这个拳很厉害了。
  
种种传说铸就神坛,一步步把张三丰推至神坛之上。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
这些演绎实际上都不是在正史里记载的,都是在一些笔记小说里记载的,也都是在任自垣记载之后才出现的。所以学者们考证就是说任自垣所记载的张三丰应该说是比较确切的,因为他见过,因为他也是明朝初期的人,应该说他见过孙碧云,就是说见过这几个说是张三丰徒弟的人。
  
任自垣,永乐十一年就任武当山玄天玉虚宫提点,统领全山道教事宜。在武当山的近二十年间,他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入了一本书。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这本书是张三丰离开武当山不到三十年的功夫,由(任自垣)道士编写的。那么他记载的张三丰这个人是真又其人,他在武当山待了二十多年,差不多是洪武初年到武当山来,然后到洪武二十三年离开武当山。
  
在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先后收了七位弟子,号称“武当七侠”,他们都身怀绝技,得其太极拳与武当剑法之真传。文学作品多有虚构,不足为证,但事实与小说却有某些巧合。历史上,张松溪、张翠山两人曾投奔张三丰门下,而得其真传者仅张松溪一人。
关于这位武侠大师在武当山的生活,方志中记载,张三丰曾隐居修行于展旗峰下的太子洞。而他到底收过哪些弟子,明间传说最广泛的,首推曾资助朱元璋修南京城的大富豪沈万三。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三丰全书》里边讲,沈万三和张三丰属于那种莫逆之交。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就是沈万三致富的方式里面,其中有张三丰传授给他的点金之术。他有了这种点金之术才能在很快、很短的时间内成为江浙一带的富豪。
  
实际上,张三丰故事的流传以及后来帝王们热烈的追捧,这一切都源于他弟子的传播。只是这个人并不是传说中的“武当七侠”,也不是沈万三,而是武当山五龙宫的一个叫邱玄清的道长。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张三丰在武当山五龙宫修道的时候,被道士们推荐为五龙宫的主持。但是张三丰是一个非常喜欢超然、洒脱的神仙,他不愿意被这样一个管职所束缚,所以他大概当了很短一段时间五龙宫主持之后,就选拔了一个人才,这个人是陕西富平人,叫邱玄清,当五龙宫的主持。他(张三丰)就隐居了,就退休了。
  
五龙宫是武当山的龙脉所在,直到今天,已经破败的它仍吸引着许多慕名而来的道人。自唐太宗李世民建伺以来,历朝历代的皇帝对它不断扩建重修。明朝初年邱玄清来到五龙宫时,元末明初的战火让这座曾经辉煌的宫观残破不堪。在当主持的十多年间,邱玄清重修宫观,赢得了官府和老百姓对五龙宫的重视。管辖武当山的官吏对他非常看好,推荐他到朝廷里边担任监察御司。果然,不久后 邱玄清被朱元璋所看重,升为太常寺卿。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太常寺卿四一个什么样的 管职呢 ?他主要是代表皇帝祭祀天地,是负责祭祀天地的时候,像朱元璋,他自己要斋戒三天,住在斋宫里边,有谁陪同他呢?就是张三丰的徒弟邱玄清陪同他,所以邱玄清肯定给朱元璋讲了很多关于武当山的事,关于道教的事,关于他的师父张三丰的事。
  
本来就信奉道教的朱元璋开始关注起张三丰。二十多年来,大明王朝在他的统治下一片祥瑞,百姓安居。然而,辛苦打造的这艘超级巨舰究竟能行驶多远,怎样才能惠及子孙万代,又有谁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呢?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帝王要主宰天下,或者要得到天下,都要借助一些人们所不可解释的,外部的东西,神秘的东西,来加强自己的权威。
帝王们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武当山。然而,不知是巧合还是张三丰的先知先觉,他似乎预料到朱元璋会苦苦寻找自己。洪武二十三年,张三丰离开了武当。史记记载,第二年,朱元璋派人前往武当,无功而返。
一次次没有结果的追寻并没有消减皇室子孙对张三丰的热爱。洪武末年,朱元璋的小儿子朱柏来到了武当山,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寻访仙人。然而,一番辛苦后却被告之张三丰已经离去,遗憾之下,他留下了一首《赞张真仙诗》。
这似乎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谜题,永远也找不到的张三丰究竟有没有来过武当?正当史学家们重新审视历史时,一个有力的证据让人们不再怀疑。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洪武三年、洪武四年,一次人口普查当中,张三丰在武当山是被记载在均州芝河里的道籍。他是作为一个道士。芝河是现在丹江口市的肖川。那么也就是说张三丰历史上真有其人,在户籍册子里边记载了他的年龄、相貌、籍贯以及他入道的地点、修道的地点这些信息。
  
悬疑往往更容易催生传说,如今的人们,笃信这位内外兼修的张真人一定与武当有不解之缘。
  
(袁师父教徒弟习武)“这个肩膀往这里摆,往腿的内侧,胯收回来。一、二、三、四、五、六、七,以后就这样压,使点劲。”
 
五年前,袁师父在玉虚宫旁开办了一个武术学校。三丰派因此有了第十六代传人。
 
袁师父:“你的脚怎么东倒西歪的,扒着。那个手呢,身体往前,还是一样的。头往回勾,头往哪里,往后,往后,看到地下,看到没有。”
 
史料记载,六百多年前,张三丰也是在这里开设会馆,教授徒弟。这是他千辛万苦寻来的一块宝地,当年,他神游八百里武当,看见此处山势层叠起伏如宝椅状,九度涧环绕其间,武当山脉至此,千峦收敛,正是修宫建观的风水宝地。或许,武当的兴盛将从这里开始。面对苍茫群山,他无比感慨地说了一句日后被载入史册的话。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那个原话是“此山异日必大兴。”讲的这个此山就是武当山。当时对于张三丰的传说很多,尤其(明)成祖又在找寻,让胡濙在找寻张三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对张三丰所说的这些东西,他应该是有一些反应的。
  
此时的明成祖朱棣刚刚继位不久。虽然顺利从侄儿手中夺得了皇位,但篡位者的称呼总让他隐隐有些不安。他迫切地希望有人能帮助自己稳定民心,张三丰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更何况,这也是父皇未了的心愿。
永乐三年,一道圣旨从北京发出,这是朱棣第一次遣人遍访张三丰于天下名山。此后的十多年间,朱棣六次遣人四处寻访张真仙。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他希望找到一个在民间传说很神又懂得天命的人在他身边,那么这些人辅佐他,证明他有天下。因为这些人知道天相,知道天命,他们来了呢,自己就会神话了。所以我想为什么像张三丰这样的人,被明朝的皇帝非常热衷,经常一次一次派人去寻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公元1417年,武当山黄土城有了一座名为遇真宫的道观。听说张三丰曾经在此结庵授徒,永乐皇帝朱棣特意在原址上为张三丰兴建了一座道场。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
所以后来才有永乐皇帝在武当山,这样供奉真(玄)武的一个名山里边,从山下到山上都是供奉真(玄)武大帝的,才有了遇真宫来供奉张三丰。
  
在无数次追寻以失望告终后,朱棣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仰慕之心。对于武当来说,一个道人能受到的最高礼仪莫过于此了。
如今,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启动,遇真宫将面临被淹没的危险。文物部门正全力以赴测绘勘探,寻求一种对世界遗产更合适的保护方式。
坐北朝南的遇真宫地势平缓,这本是道家梦寐以求的宝地。辉煌时,宫里共有二百余间殿宇道房。然而,1935年一场百年不遇的山洪,百余间华屋被淤土埋没,变成一片平地,只留下山门内一座四合院式的古建筑,专为接待各方挂单道士和客人,道人称它为“前宫”。
至今,崇台遗址仍埋在一米多深的地下,唯有赭红色的宫墙依旧矗立。广场东西对称而立的石门分别为东华门、西华门,是东西两宫的大门。龙虎殿内空落落的真仙殿等了六百多年,始终没有等到仙人的造访。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张三丰是从来没有当过管的,他也不把官职看的非常重要,他有一首诗里边写:笑比黄冠趋富贵,更无一个是知音。说笑那些道士都是朝着富贵去努力,没有一个跟我是知音,我是把富贵视如尘土的。那么张三丰更接近于老子的这种视富贵如尘土的人,这种思想,他是一个真正的隐仙。
  
武当博物馆内珍藏着一块《贻赐仙像》碑,它是公元1477年由河南南阳府邓州信士铸造。这块碑上详细记录了明英宗封赠张三丰为“通微显化真人”的原委,这是对武当道人的最高封号。史料记载,自明太祖朱元璋开始,二百多年的明王朝皇室从未放弃寻访张三丰,但始终未见真人。
  
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王卡:
大张旗鼓地寻找张三丰,跟他大张旗鼓地修这个武当山一样,也是为了宣扬他这个政权是得到玄帝保佑的。一个合法的政权,因为一直找不到,所以就一直找着,一直找下去。
  
明初,由朝廷钦选的各地各派道士四百余人来到了武当山,他们奉张三丰为祖师。于是,以张三丰为核心的武当武术派逐渐形成,它和少林武术一起,奠定了中华武术“北崇少林、南尊武当”的地位。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
张三丰这个人呢,应该说是对武当道教的传播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尽管你看我们现在从正史上看,没有看到他真正传播这个武当道教,但实际上他是从另外一个方面,通过他 ,使武当的道教得到了一个更大的传播。
  
公元2005年底,武当武术被纳入首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武当博物馆特意为这位武学宗师设计了一面太极墙。无论太极拳随着时光的流逝怎样演变,张三丰所创立的这些最基础的招式已成为太极拳的精髓所在,这座大山用另一种方式永远地记住了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武当道人。
  
(袁师父用英语教外国学生习武)“好了,开始。胳膊像这样往回,是这样,别忘了这儿。脚要站稳,推,我们慢慢往前推。压,往下压。胳膊别直着。继续。”
  
庄子说,阴阳为之道,阴阳演化太极。古老的中国文化衍生出一门意蕴悠长的拳法。它的追随者从古至今,超越国界。阴阳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中国文化具象的表现。在道家眼中,“太极圆”是世间万物最本质的运动轨迹,也是自然周而复始的永恒主题。这些“圆”的运动,既表现出一种力的柔韧含蓄之美,又蕴含着无穷的生机和活力。
无论内功心法,还是姿态体式,武当内家拳法都给人以仙风道骨的飘逸之感和唯美享受。如今,全世界有将近5亿人练习太极拳,它被称为强身健体的最好武术门类。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张三丰实际上就成为武当道教的一个偶像人物,而不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我觉得也是这样。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有很多历史人物,他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比如像诸葛亮,像刘伯温、关公,都形成了一种文化。张三丰虽然比不了他们这么高的明间地位,但是他也成为了一种社会文化的一个代表人物。
  
无论寒暑,紫霄宫内总有道人修习武功心法。沉寂在太极的玄妙之中,意由心生,神游天地,时空仿佛自由穿梭于千百年间。
踏雪而来,无数的追随者寻求一种永恒的逍遥。仙人的身影已经远去,但寻访的脚步仍在继续… …
(责任编辑:admin)

鄂ICP备12014383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