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武当山旅游攻略 >
问道武当解说词 第七集《登峰造极》

时间:2012-03-06 10: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清晨,武当山的道人在狮子岭迎接了着太阳的第一缕光芒。他的身后,是这座大山的最高峰天柱峰。六百年前的公元1413年,明永乐皇帝听说武当山金顶出现了五彩祥云。这一年,武当山不断传来捷报。文献记载,金顶共出现了多达十一次的祥瑞之兆。似乎是偶然的这一切,对武当山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第七集
《登峰造极》
公元2007年的冬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让武当山异常的安静。
六百年前的公元1412年,也是这样的一个冬日,明永乐皇帝的驸马都尉沐昕奉旨来到这里。望着飞扬的大雪,他总是不禁回想起长宁公主。六年前,永乐皇帝的小女儿下嫁云南沐王的小儿子沐昕,沐家从此成为了皇亲国戚。谁料,风光的日子没过几年,常宁公主在一个冬日突染重疾,不治身亡。厚葬了妻子后,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忧虑。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沐昕是明朝开国功臣,黔宁公沐英的小儿子,他是受到很好的家教的,他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所以说他在朱棣登基的那一年,就被选为朱棣的小女儿常宁公主的驸马。
  
在忐忑中度日的沐昕没有想到,永乐皇帝朱棣非但没有怪罪,还任命他为督建武当山皇家道场的总提调官,监管全部宫殿群的营造。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明朝政权从朱元璋开始,就依靠两种人来保卫天下,一是依靠朱家的子孙,第二个呢,就是依靠朱家的女婿。
  
来到武当的沐昕就居住在玄天玉虚宫内,这里是整个营造工程的大本营。身为皇亲国戚,沐昕清楚永乐大修武当的真实原因。一个失去了公主的驸马在尔虞我诈的皇室中生存,沐昕更清楚自己需要来自老丈人的有力支持。所以,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求机会,以报答永乐皇帝的知遇之恩。
今天的南岩宫两仪殿旁留有沐昕所题“南岩“二字。这种方正圆润、舒展大方的字体甚得永乐皇帝欢心,被称作台阁体。于是,沐昕用这种字体为武当众多观题写了牌匾。然而,心思慎密的沐昕所做的还不仅仅如此。
公元1413年,永乐皇帝拿到了这样一幅图画。画中,武当山主神玄天上帝在五彩圆光中出现。
  
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王卡:
怎样表现天下太平,表现统治者统治有方,当然要制造一些所谓的祥瑞,有了灾害是坏的,是上天的事情,那么上天对皇帝的表扬,就通过这些祥瑞就说它的一些吉利的事件,一些奇怪的让人认为是好事的一些事。凡是在皇帝需要的时候,基本上就会出现这样的事件。
  
在沐昕的精心策划下,武当山几乎每月都有瑞兆显现。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朝廷又把这个彩图编印成书,在全国发行,实际上就是宣传朱棣取得天下,取得全国的统治,是受武当山玄天上帝的保佑,那么沐昕完成这个任务完成的很好,所以他受到朱特别的奖赏。
  
此时,沐昕来到武当整整一年。永乐的赏赐说明他恰好地捕捉到了那微妙的圣意。而这一切,也似乎预示着这座大山日后不同凡响的命运。
公元1416年,早春的一场疾雨过后,武当从冬眠中醒来。沐昕接到了来自京城的消息,一艘载着特殊使命的官船将从北京出发,沿运河南下。明永乐皇帝朱棣特意为这条船下了一道圣旨:“沿途船只务要小心谨慎,遇天道清明、风水顺利即行。船上要十分整齐清洁。”并特别告诫,此船不能生火做饭。
官船经南京、转武昌、逆汉水而上、直奔武当。此行负有怎样的使命,让大明皇帝躬亲叮嘱?这千里迢迢送往武当山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里是武当山中观的索道中心,从这儿乘坐索道走垂直距离也要三十分钟才可以到达天柱峰顶。然后,游客还需沿着山路继续前行,经太和宫,过南天门,踏上几乎是垂直而上的九连蹬,最终抵达朝拜的目的地---金殿。慕名而来的游客感受着神奇,更惊诧于六百年前的工匠们是怎样登上云遮雾绕的山峰,在海拔1613米的天柱峰顶平添了一座可以媲美北京紫禁城的宫殿群。
公元1416年,在完成各大主要宫观的建设后,朱棣下令敕建天柱峰太和宫。这意味着,背井离乡多年的工匠们将开始武当宫观营造中最难的工程之一。
直到今天,这座金碧辉煌的铜铸鎏金大殿仍熠熠生辉,它无疑是太和宫中最灿烂的一笔。这座目前中国最大的金殿,坐西朝东,屋顶采用的是皇家专用的重檐庑殿式,与北京紫禁城太和殿形制相同。如此高规格的建筑,全国仅此一座。
关于金殿是如何神奇地伫立于天柱峰上的,则充满了种种猜测。
有人说,金殿是在北京铸造成型后,整体送达武当山的。在运载成型后,整体送达武当山的。在运载和吊装技术尚不发达的六百年前,如果说走水路运到武当山下还有可能的话,那么总重达数十万斤的金殿运送到天柱峰顶,在当时则难以想象。所以又专家提出,金殿是在北京完成全部构件的铸造后,运抵天柱峰之上。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
如果是分解运上去,打了包了,装了箱了,问题就不大,四个人一抬,抬个轿子也是两百斤,连轿子带人,那两百斤的箱子抬上去问题不大。
  
卢华清是武当山古建工程队的总工程师。今天,他带领着心同事来到金顶,帮助他们熟悉古建维修工作。
(卢华清给新同事讲解)
“我们看金顶上原来是一柱一板带扶手,带在一起的。这块是单立的,那就是再后来维修的一种痕迹。”
“那你看,我为什么说这个房子以前是没有的呢?”
“这个地方你看,这个栏板以前是转过去的。很简单你看这个,栏板和那个栏板应该是着的。这个事我外祖父年轻的时候,他带了一帮人在这儿修的这两边的配殿。”
  
为了凸显金殿的神圣,明朝时金殿两旁没有如今的配殿。金殿独自屹立在天柱峰顶一块面积约一百六十平方米的石筑平台之上。殿内神像、供器、几案均为铜铸鎏金。正中供奉着玄武大帝神像,右边金童捧册,拘谨恭顺,左边玉女瑞宝,娴雅俊逸;水火二将,分别执旗捧剑。从修建之初到如今,玄武神就这样端坐了六百年的时光。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育成:
整个武当山(金殿)的铜像,基本上没有生锈的,大部分呢,都呈现一种紫铜色,所以很多人包括我们有时候就管它叫紫铜像,实际上它的材质本身非常好,而且铸造技术又非常精良。所以应该说,武当山金殿的出现,在建筑史上,应该是个奇迹。
  
当年,永乐皇帝按照自己大殿的规制为玄武神营造了一个金殿,这是他能想象到的最高礼遇。或者,在他的内心深处,自己就是玄武神的化身。俯瞰众生,统领了大明王朝二百年的天上人间。
六百年后的今天,宽不足五米,深不过四米,高不足六米的金殿或许已显得不够雄伟,但它却蕴藏着中国文化与建筑中的许多神奇的秘密。
金殿里玄武神像前的那盏“长明灯”,仿佛是穿越了时间隧道的神灯。据说这盏灯从1416年开始点燃,总是在金殿中发出均匀的光。无论狂风骤雨,不管电闪雷鸣,从未熄灭过一次。
其实,这一切不是因为传说中的“避风珠”,而是源于金殿通体密不透风。这又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古代的工匠们是怎样拼接出如此严丝合缝的宫殿呢?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
金殿是如何装配的,如何焊上去的,做得那么精致?这个工艺需要很高的水平,举世无双。不是说我们这个民族这不行那不行,光凭这个工艺我们在全世界已经领先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个技术,人家都没有的。所以中国从来在文化上是全世界领头羊,这个一直到整个明朝都没有落后。
  
古老的宫殿带给人们的又何止这一个谜团?金殿外有一块金光灿灿的金砖,历代文献中没有关于它的任何记载,它是源于安装者的疏忽,还是有着某种特殊的含义呢?
然而,正是它泄露了金殿严丝合缝的奥秘。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育成:
它跟明代的建筑,这个榫卯结构也应该说是又一定的关系,因为榫卯结构一个特征就是什么呢,榫子进去之后,在这个木头的对面,榫子头要透出来,铸造者有意无意的(表明这)是仿这个木殿来做的这个金殿。
  
原来,古代的工匠们仿照土木建筑中的榫卯结构,用三千多个金属铸件、三万公斤纯铜和几十公斤黄金,共同拼接而成了金殿。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
他要把金子镀上去,把金跟水银做成金汞漆合金涂在构件上面,然后用火把这个汞化掉,只剩下金贴在上面,工艺很复杂的,又剧毒。我到现在都不懂,那个金镀在上面,后来再去焊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损坏。
  
为了让后人了解金殿的构造,不让这项古老的工艺从此流失。三年前,卢华清在维修金殿台基时,留下了一个特殊的标记。
  
(卢华清给同事讲解金殿构造)
“为什么我们说这个金殿是榫卯结构,我们想要拆掉它,必须是最后一块装上去的,第一个把它拿掉才能把它整体拆掉。因为它整体朝长抬的,那么我这个地方专门又意识的留了一个痕迹。你看它是个燕尾式的,我有意识留的给导游们讲金殿的。”
  
正是一代代五代人的巧妙设计和精心维护,金殿才完美无缺地留存至今。从土木结构的紫霄宫,到南岩石殿,最后为金殿。古代的工匠们将传统的五行思想与建筑完美地融合。
  
古建筑专家罗哲文:
中国讲风水,金木水火土,金属是作为一个很贵重的东西,永乐的这个金殿不仅是铜,含金的成分也有,所以我想呢,当时做了最高等级的建造,也是到了最顶嘛,最后的一个高潮。
  
公元1416年,那艘负载着特殊使命的官船云载着的正是金殿的构件。九月初九抵达武当后,三千多个金属铸件在天柱峰顶上以中国古建筑中最传统的工艺进行插接,最后焊接安装完毕。
此后,金殿巍然屹立于高山之巅。
自矗立之初,金殿便成为武当的中心。无论在山上还是山下,朝拜者能够感受到它耀眼的光芒。
  
古建筑专家罗哲文:
它七十二峰朝金顶嘛,都朝主峰嘛。这个呢这也是它总体布局的一个部分。因为他最高的结点就要各处都要能够看见它。但是很多小地方你看不清。主要的地方都能够看见。这也是建筑设计里头建筑布局的一种特点。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
这个武当山(金顶)像一个神仙,有时候路面非常庄严,有时候不让你看见,你不知道它隐到哪里去了。
  
或许,这正是道家文化的玄妙和中国古建筑的含蓄之美。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
一直走到太子坡,你重新看见武当山最高峰,金顶,到了这个地方,你可以回头,你要是不回头你继续走,就看不见那个神奇了,但是这个一直要到哪里呢,要到南岩你才看得见武当山,这一下就形影不离了。
  
公元1979年,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社科院专家王育成在攀登金顶的途中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育成:
它那个雷电,啪的一下,看着那个闪电啊就打在那个金殿撞。看着既惊奇,又感觉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这个事情之后呢我就问当地的老乡。后来当地一个老人,告诉我,说这是武当山很有名的一个事情,这个叫雷火炼殿。
  
由于金殿是金属导体,遇有雷击,屋顶上便一片电光石光。平日附着在金殿上的烟尘锈垢被雷电烧炼,经雨水冲净后便辉煌如初。
这显然又是一件难得的瑞应事件。从永乐十年来到武当,七年间,沐昕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如今,雷火炼殿神奇地渲染出皇权的至高无上。紧绷了七年的神经在这一刻得以舒展,沐昕突然很想念在云南的家人。独对清冷的月光,沐昕却在这时感到了一丝温暖。这一次没有归期的旅程,是否开始接近终点了呢?
这一年,当雷火炼殿的讯息传递道京城时,朱棣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这是皇权和神力的完美结合,它似乎预示着伫立在皇家道场最高峰上的金殿与天神取得了感应。
这或许是沐昕来到武当后最温馨的一个清晨。从成为驸马的那一刻,他辞别兄长,孤身去往京城。在经历了丧妻之痛后,孤独和寂寞陪伴他度过了身处异乡的岁月。如今,金殿已成,他是否可以荣归故里了呢?
公元1419年,沐昕接到了永乐皇帝发给自己的第六道圣旨。接到圣旨的一刻,沐昕仿佛听到了来自心底的一声叹息。现在,他的未来和即将修建的金殿围城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永乐皇帝将最后的这项工程命名为“紫金城” 。
也许,正是这个名字让沐昕得到了某种启发。他决定仿照故宫“紫禁城”的规制来体现皇权。于是,设东西南北四座天门,以渲染天庭仙界的威严。而东、西、北三座天门假作实封,只有南天门可通行。因为,在道教信徒眼中,南天门是神与人沟通的地方。南天门下设鬼门、神门和人门。其中“鬼门”假作不通,高大庄严的“神门”是皇家的专用通道,平日只有“人门”可正常通行。
为了完成永乐“万万年与天地同其久远”的设想,紫金城城墙全部为巨石依岩筑成,每块石条重约一两吨。古代工匠们用糯米煮汁,拌和石灰粉为浆,不见灰浆。这是为高超的技法,俗称“干摆”。
  
古建筑专家罗哲文:
这个工程的质量非常的好,快六百年还非常的完整,经过很多很多的自然人为的破坏,现在还是很完整的,可能要讲质量的话,那应该跟故宫的这个紫禁城是一样的质量,而且有的还甚至于更好。
  
周长三百四十四米的紫金城,所耗费的石料达千万吨。它的施工难度远胜于平地修建的故宫。当年的沐昕和工匠们,是如何把每块高达一吨重的巨石运上金顶的呢?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我后来在翻《武当山志》的过程当中,就注意道永乐皇帝调到武当山这些工匠当中,除了什么木匠、石匠,瓦匠、铜匠,还是铁匠之外,还有一个工种,这个工种叫搭台匠,所谓搭台匠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搭脚手架的工人。
  
当年,搭台匠围绕金顶,搭上了密密麻麻的脚手架。然后,工匠们再把打制好的青石,用极其原始的方式一层一层地半运到所需的位置。
  
湖北武当文化研究会会长杨立志:
但是在当年没有这种复杂的吊装技术的情况下,这个脚手架的搭制也是非常不容易,所以我们只能这样设想,用当时的那种滑轮吊装技术加上脚手架工人的努力,把一块一块的重达一吨重的巨石,搬上紫金城现在的位置,这个工程量也是非常的浩大。
  
整个紫金城工程历时五年完工。它居险临危却又坚固稳重,犹如一道光环围绕金顶,让人叹为观止。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良皋:
没有紫金城把它作为一个基座围起来的话,就像你一朵花随便摆在这里没有一个花盆一样的,起不来那个整合的作用。围墙的作用,除了什么保护,戒严,警戒,起这个作用以外,它在景观上也是起很大作用的。如果说故事把所有的墙都拆了,那还像个故宫吗?
  
公元1424年,金顶太和宫全部完工,
它以金殿为中心,以紫金城南天门为中轴线,中轴线上的主殿是太和殿。皇权与神权在这里完美融合,达到了“云外神宫”的意境。
至此,修建了十四年的武当山宫观全部告成。
三十万工匠和官兵共修建了金顶、紫霄、南岩、玉虚、五龙、遇真等三十三处宫观建筑群,创建殿宇房屋约八千间。武当山成为集建筑、宗教、文化于一体的“天下第一名山”。
武当宫观全部落成后,沐昕就任位高权重的南京后军都督俯事。此后,屡掌宗人府,又曾专职负责孝陵的四时祭祀,既是皇亲国器又是勋戚大臣。任驸马都尉五十余年间,深得明朝五代帝王的恩宠。
公元1424年,这一年的冬天,一场斋戒法事在武当山悄然举行。玄天玉虚宫提点任自垣为三百六十八位工匠超度亡灵。没有任何文献记载下那些能工巧匠的名字,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就这样,他们为这座仙山创造了奇迹,也让自己的灵魂与仙山融为了一体。
这座目前中国最大的金殿,坐西朝东,屋顶采用的是皇室专用的重檐庑殿式,与北京紫禁城太和殿形制相同。如此高规格的建筑,全国仅此一座。
(责任编辑:admin)

鄂ICP备12014383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