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武当山旅游攻略 >
问道武当解说词 第八集《治世玄岳》

时间:2012-03-09 09:4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公元1552年的早春,明王朝紫禁城内却没有一丝春天的气息。从正月初四开始,北部边疆和东南沿海就不断告急。如何才能让国家安定,百姓,不受侵扰呢?
这一年,武当山北麓耸立起一座石牌坊。嘉靖皇帝特意手书“治世玄岳”四字,它标志着武当山的地位超越了龙虎山、茅山、青城山等道教名山,跃居久享盛名的五岳之上,被视作“天下第一名山”。
  
第八集
《治世玄岳》
这是一个道教文物的宝库,位于武当山北麓。作为皇家道场,明朝历代皇帝都对武当玄武神有过虔诚供奉。
公元1524年,刚刚即位3年的嘉靖皇帝恭敬地送给武当山一件五色瓷雕。瓷牌上龙凤为黄灰两色,中间“武当山玄天上帝圣牌”九字为紫色,俗称“素三彩”。圣牌正下方一日高悬,若初升的太阳,双凤展翅在瑞云中飞翔。两边各饰两龙,均用龙口亲吻着圣牌,龙体饰黄色,寓意其为真龙。15岁即位的嘉靖此时整整18岁,这个少年天子想向玄武神祈求什么呢?
其实,早在3年前,年轻的嘉靖皇帝刚刚登基便急忙派人来武当山祭拜玄武神。在他的心中,如果不是玄武神保佑,自己可能会作为亲王在湖北终老一生。命运中的一个偶然,让他从亲王一夜之间变成了皇位的继承人。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朱厚熜被从亲王的位子上选拔作为皇帝继承人,在他来说是没有想到的一件事。为什么这个事情很突然呢,因为正德皇帝没有儿子,正德皇帝如果有儿子也不会轮上他去当皇帝。为什么?因为正德皇帝很年轻,但是没想到正德皇帝正在盛年就死掉了,所以皇帝的位置突然降临在他的头上,他作为一个亲王的继承者,他的地位跟皇帝差得很远。
  
从湖北启程前往京城,朱厚熜从最初的兴奋不已开始慢慢有些忐忑。那是一个他从未涉足的世界,一个年幼的少年孤身面对的将是什么呢?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他来到北京对面的是什么?面对的是张皇后,面对的是内阁首席大学士杨廷和,还有一大批大臣。这些人有政治经验,有势力,他们能服小皇帝吗。“我用什么来加强我的地位,我为什么地位没有那么高,因为我父亲就不是皇帝继承人,他就是亲王,那么要想加强我的地位,就要把我父亲的地位抬起来。
  
嘉靖三年的2月,武当也似乎感受到了来自京城的寒意。这个冬天,满朝文武大臣中嘉靖最为依赖的首席大学士杨廷和忿然离去。事情的起因源于嘉靖执意要把自己已经离世的父亲由亲王抬高为帝王,史称“大礼仪”事件。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你光说我的父亲地位很高,他是皇帝的爸爸,不行,要有礼仪制度当中的反映。”反映在哪里,要反映在宗庙当中,要把他的父亲摆在宗庙里,一起去祭祀天地,一起去祭祀朱元璋。他原来是亲王没有资格,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他要他的父亲道这个皇帝正统当中,让他成为皇。
  
这在以礼法刻板著称的明代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从朱元璋开创大明王朝,遵从祖制成了皇室子孙唯一的法则。如今,一个在皇室中毫无根基的少年提出了一个让满朝大臣愕然的想法。再三劝阻无效后,杨廷和的辞职让君臣的矛盾激化到无法调和的状态。
史书记载:朝中二百一十五名重臣在紫禁城左顺门,跪伏恸哭。嘉靖皇帝大怒,下令将一百三十四人投入狱中,八十六人待罪。事后,又将四品以上者夺俸,五品以下的一百八十人廷杖,十七人先后因杖责而死。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大礼仪”的核心就是要把自己的地位提高,要把他父亲的地位提高,从而提高自己的地位,所以那些反对他易礼的大臣,就认为违背古法,就在左顺门成片地跪下在那儿哭,“太祖高皇帝,你在天之灵,你看看现在这个皇帝做得不像话,他要把你留下的祖制都给推翻了。”
    
当嘉靖又一次把目光投向武当山时,这座大山在经历了一个寒冬后,正开始万物复苏。
三个冬去春来,几年的宫廷磨砺已让朱厚骢慢慢成熟起来。面对朝中重臣几乎一致反对的局面,年轻的嘉靖皇帝并没有丝毫的退让。在决策的关键时刻,他派人给武当山送来了一个圣旨碑。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他把他在这个斗争中间的一些精神寄托放到武当山,放到道教的这个方面,那么也是说明他当时的一个需要,精神的支持和他自己信仰的支持,他才这么做的。 
  
直到今天,这仍旧是一个让史学家们兴致盎然的话题——嘉靖为什么对武当情有独钟呢?
距今五百年前的公元1507年8月,正是桂花飘香的季节。这一年,湖北安陆的兴王府内桂花开的格外绚烂。兴献王焦急等待着自己孩子的出生,恍惚中,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梦见重阳真人到他们家来,他家会降生一个很了不起的孩子,这是一种预兆吧。
    
在道人的指点下,兴献王给这个孩子取名朱厚熜。兴献王曾有过四个孩子,但不幸的是,二个女儿和一个长子都在幼年夭折,朱厚熜是家中仅有的一个孩子。
所以,兴献王深信,这个孩子是元佑真人的转世,是神灵对自己的恩赐。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朱厚骢信道跟他的父亲有关系,他的父亲被封为亲王,在湖北安陆,他的父亲信道,朱厚骢从小就受影响,相信道教,所以他把这种信仰就带到了后来他当皇帝以后的宫廷,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自幼体弱多病,又是家里唯一的一个孩子,朱厚骢从小就被家人宠爱有加。为了保住这个孩子,兴献王每年都会带他祭拜玄武神。从小耳濡目染,朱厚骢对武当山玄武神有了一种天然的亲近。
明代,武当山一直被历代皇帝作为“皇室家庙”,并把武当玄武神作为“护国家神”来崇祀。自明成祖朱棣大修武当以后,明皇室对玄天上帝的奉祀绵延不绝,未曾中断。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武当山号称道教第一名山,它是中国道教的中心,而他小的时候就生活在这个附近,他的父亲又信奉道教,我想他如果崇奉道教的话,灵魂当中影响是非常深的。
    
公元1521年5月,朱厚熜登上皇位,改年号为嘉靖。从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到明朝的国君,他深信自己的成长一直是在玄武神的庇护之下。
正因为此,嘉靖三年,孤身面对满朝文武大臣责难的朱厚骢几乎没有迟疑,便选择了向玄武神求助。最终,“大礼仪”风波以嘉靖的胜利告终。
从风浪中走过的嘉靖大权在握,他开始考虑另一个困扰着历代君王的问题。明代帝王大都享年不久,子嗣艰难,这显然严重威胁着明王朝的长治久安。特别是他的堂兄正德皇帝31岁盛年无嗣驾崩,更给嘉靖投下了不祥的阴影。嘉靖五年,已经20岁的他仍然没有一个儿子。于是,他又一次想到了武当山的玄武神。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他是怎么来当皇帝的呢,就是因为他的堂兄没有子嗣,他才当了,得以以外蕃入继做了皇帝。如果他也没有(子嗣),那么面临的结果就跟他的堂兄是一样的,这个对他来说是很恐怖的事情,因为别人也会要重立自己的体系,他辛辛苦苦去跟诸臣争斗,去想尊本生父本生母,做“大礼仪”,这些所有的争斗就付之东流了。
    
武当山紫霄宫坐落在群山奇峰之中,这里的道长擅长斋醮科仪,俗称“法事”。今天,观里有一场重要的法事。早课后,道长们开始做着各自的准备。
在道教信徒的心中,因为将与天神交相感应,所以必须素食清心,沐浴洁身。只有摒弃凡尘杂念,用虔诚之心奏出最美的乐曲,才能感动群神,降福消灾。
这一刻,身着金丝银线的道袍,手持各异的法器,吟唱古老的曲调,在坛场内翩翩起舞,道人们仿似穿越时空,回到了数百年前的皇家道场。
公元1526年2月,武当山净乐宫举行了持续七昼夜的“罗天大醮”,这是道教最高级别的斋醮科仪。为求子嗣,嘉靖皇帝把最后的希望寄托给了神灵。史书记载,此后,嘉靖及其皇后、嫔妃在武当的求子大醮多达十次。
在等待中渡过七年后,嘉靖终于有了第一个儿子。大喜之下,他对玄武神的奉祀变得更加狂热,成为继永乐皇帝之后最为虔诚的崇奉者。他在位45间,共为武当山下圣旨140道,朱厚熜也成为了大明王朝中为一座山下圣旨最多的帝王。  
位于武当山金顶的灵官殿,大概最能体现明代皇帝对这座仙山的厚爱。站立在这里几百年的七座石碑,均为明朝历代帝王登基元年所立。从明永乐皇帝大修武当,将玄武神奉为“护国家神”之后,每一位新皇帝即位都要遵守祖宗定制,遣官到武当山致祭玄武大帝,以告谢神灵。“佑我家邦”便是帝王们对玄武神表达的共同祈愿。从永乐到嘉靖的一百多年间,历代帝王为充实家庙,御赐武当神像、供器不计其数。
  
(清晨,王萍走上南岩自己的快照摊位)
王萍:“哇,小邹,你今天来这么早啊。”
商户:“刚刚到啊。”
王萍:“刚刚到,来的游客多不?”
商户:“不是很多。”
王萍:“哦。”
(王萍招揽生意)
“各位游客朋友,你们好。需要照相、留影,为你们拍张照作几年吗。我们2分钟就把照片给打出来了,数码快照啊。”
“请看这张风景的。这就是武当山最有代表性的景,能代表你们到此一游。”
“登武当仙山,得福寿康宁,就是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武当山最精华的地方,就是这个南岩宫。你们需要照相的朋友,可以在这边照一张。我们2分钟快照快取的,数码快照啊。”
“两位美女还是往这边一点点,对,对,好,可以啊。穿蓝衣服的小帅哥,往这边来一点,哎,对,很不错了啊,好嘞。”
“好,看看。”
“祝愿你们登武当仙山,享福寿康宁!咱们洗照片去吧。”
  
湖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祝建华:
南岩上福寿康宁这四个字,实际是道教里面最重要的一种祝(福)语,应该又五条,福、寿、康、宁、考终命,人一生如果得到这五种东西,可能这一生是最幸福的。这四个字呢,应该说是分别完成于两个年代,暗藏着朝廷里面当时一个重大的政治斗争。
  
这是嘉靖特意为武当山铸造了莲花宝瓶。登基以来,他对武当的依赖与日俱增。而对于朝中事务,朱厚熜已渐入佳境,他像一位高明的驭手,坐在高高的驭座上,熟练地操纵着手里的缰绳和鞭子。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大家都知道这个皇帝都希望自己长生不老,而嘉靖皇帝呢,他除了一般的信道教之外,他服那个丹药他吃道士炼的丹药,所以嘉靖的时候,很多炼丹的道士都得到了很好的地位、待遇。除了这个之外呢,就是大臣里边会写那个道士祭天青词的人也得到了很好的待遇,比如当时重要的大臣夏言,后来的严嵩,这些人都擅写青词。
  
身处权力的巅峰,嘉靖内心的寂寞却无人能诉,他逐渐习惯了向神灵诉说。青词,以极其华丽的文字表达出嘉靖对上天神灵的虔诚之心。
史料记载,嘉靖十七年后,内阁14个辅臣中,有9人是通过撰写青词起家。夏言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从礼部尚书提升到内阁中。对于这次的破格提拔,夏言感激涕零。
    
湖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祝建华:
因为明代时候武当山是皇家庙观,他就想到一个很折中的办法,他到武当山以给皇帝做寿的形式写了寿字送到山上去。因为当时武当山的朝廷是内监管理,就是太监在管,内臣管理,太监马上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嘉靖皇帝。
  
3年后的嘉靖十八年,夏言已贵为内阁首辅。这一年,嘉靖的母亲蒋太后突然病逝,在送母亲回安陆安葬时,他派随从来到武当山祭祀玄武神。母亲的离去想必加剧了嘉靖内心的孤独,使他从此更沉迷于寻仙问道。然而,已经是内阁首辅的夏言被朝中事务牵绊,无力提供更多的青词。这时,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严嵩。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奇:
有一次朱厚骢自己戴了一个香叶冠,这是反映道教的帽子,边上用香叶做成。他很高兴,而且他要求他的大臣也戴,他做了五顶沉水冠,让这些大臣全部都戴。皇帝赐给的帽子,应该戴,是极大的荣耀。可是夏言拒绝戴,可以看出夏言很耿直,严嵩就戴,严嵩不仅戴,而且在帽子上拢了一层轻纱,防止这个帽子坏了,被触动了,小心保护起来,皇帝很高兴。
    
嘉靖二十年秋,夏言被贬职。这次他虔诚地亲笔写下了“福康宁”三字,派人送上了武当山。他向神灵祈求赐给他一个安宁太平的日子,有个健康的身体,落个幸福的晚年,就是当前最大的福气了。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如果说第一次他送寿字完全是对于世宗的,投世宗之所好,做一些锦上添花的事情的话,那么后来他写福康(宁)来补送,完全是为了要讨好世宗,解决自己的不良处境了,因为(嘉靖)二十年以后是他很不好的时候了。
  
夏言的祈祷,终于唤起了嘉靖皇帝的恻隐之心。嘉靖二十四年,夏言官复原职。然而,君心莫测。仅仅几年后,在严嵩的挑唆下,嘉靖二十七年的冬天,夏言重新获罪。
公元1550年8月,正当明朝大臣们沉迷于权利纷争之时,蒙古贵族俺答汗率部攻破古北口,直逼京师,骚扰京郊达八日之久,史称“庚戌之变”。内忧外患,让人到中年的嘉靖身心疲惫。他急于寻找一种缓解心理压力的精神寄托。而玄武神作为北方之神和战神的特殊身份,正好满足了嘉靖皇帝的迫切需要。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越是有事的时候越是要借助神灵。越是国家有事的时候,他越要祈灵于他的信仰,希望通过信仰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力量和好运。
 
史书记载:将士们出征前嘉靖都会到武当求符,保佑战事顺利。与蒙古交战的几年间,嘉靖先后从武当篆写绫符、纸符二十七万多道,桃香版、檀香版木符三万五千余片,总数多达三十余万符。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世宗他太信这个了,而武当在他心目中又有那么重要的地位,他认为武当非常灵验的,所以他就从武当取走这些东西,他认为这些东西能保佑他,我觉得他是真心相信这些东西的,他和一般的,说我就借用这个东西欺骗别人,或者来宣扬自己、神化自己还不完全一样。
  
眼前的这一方葱茏之地是到人们心中的风水宝地。在老道长的身后,是阴与阳、生与死的界碑。
明嘉靖三十一年,朱厚熜效法永乐皇帝“北建故宫,南修武当”之举,在修建北京城外城的同时,耗资九万多两白银,调遣工匠夫役近十万人重修武当。一年后,重修工程全部结束。嘉靖皇帝特意为武当山敕建了一座石牌坊,并手书“治世玄岳”四个字。这座三间四柱五楼式仿木石结构建筑,被称为仙界第一关。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商传:
他给武当的地位是很高,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修了两个牌坊,一个就是武当山的牌坊,还有一个明十三陵的那个大牌坊,明十三陵那个汉白玉的,一进大红门以后那个大牌坊。这个就说明他对这个地方的重视程度了。
  
嘉靖皇帝崇封武当山为“治世玄岳”,标志着武当道教被提到了兴邦治国的高度。此时,他对武当的依赖达到了最高峰。
  
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育成:
按照过去皇帝的典章制度,皇家的典祀当中要祭五岳,因为五岳是名山,往往是作为中国的一个代表,而把武当山又称之为玄岳,就表现在皇帝的心目中武当山的地位只比五岳高,绝不会比它低。
    
从明永乐皇帝大修武当开始到嘉靖重修武当。明朝皇室子孙在绵延八百里的武当山,修建和维护宫观道房多达两万余间。这意味着,一个人从出生开始,每天换一间房,需要五十年才能住遍武当。
这些或在山凹之间,或在绝壁之上的宫殿,将自然山水与人文交相融合,达到天人合一的化境。
然而,嘉靖之后,大明皇朝盛极而衰。这一年,雪来的太早。还是漫山红叶的秋天,武当山却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一片萧瑟中,“治世玄岳”牌坊孤单地矗立着。
呼啸的北风送来了这场秋天的大雪,而从北部入主中原的清王朝,又将怎样影响这座大山的命运呢?
(责任编辑:admin)

鄂ICP备12014383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