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武当山旅游攻略 >
武当山记

时间:2012-03-20 09: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武当是仙山,苍莽不见边。 
气出仙人口,云雾吞群山。 
行走古木间,飘飘欲登天。 
遥见一孤舟,翩然飞近前。 
 
和谐十年,阳春三月,惠风和畅,新绿初绽。我本来想出去流浪十天半月的,路线大致是西南方向。从丹江口到云南一线。 
 
晚上七点的车,照例晚点。昏黄的路灯光投射在条条铁轨上,浪迹天涯的落寞顿时氤氲开来。车上座位还比较宽松,在半睡半醒之间折磨了一夜后,早晨五点抵达武当山。天还很黑,下着冰冷小雨。雾气迷蒙的小站,恍若来到外星城市。虽然是小站,却停着许多列车,淡淡的垃圾臭味弥漫在空气里。本来以为武当山是个县城,谁知走出火车站发现这里顶多是个小镇。漆黑的公路上除了偶尔路过的汽车,整个小镇跟坟墓一样安静。身处异乡的漆黑夜晚,感觉很特异——像漂在海上的孤舟,漫无目的地游荡。我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究竟在哪。只管在公路上走着,有一段路本来还亮着灯,因为天要亮了,也突然熄灭。细雨依然在滴落,我把帽子戴起来。想找一家旅店先睡一觉,走了半个小时也没遇到。开始有店家开门亮灯,天也渐渐亮起来,微蓝的天空阴沉着脸。拦到一辆去武当山的公交车,我说去丹江口,刚要下去,售票员说,先上来吧,到了武当山才有车。离丹江口大坝还有七十公里。 
 
看地图时感觉很近的地方竟然距离七十公里。有山的地方推算不能只看地图。 
 
就这样鬼使神差来到了武当山,我还是想去丹江口。还想了解丹江口移民的一些情况,更远大的构想是拍一部记录丹江口移民的纪录片。 
 
等车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诱惑我去武当山,去她家开的旅馆住。我看丹江口的车很难等到,鬼使神差啊,我竟然要去武当山了。没耐住那个中年女人的推销手段,我还买了一件雨衣和三把香。 
 
雨衣还有点用,就是太一次性了,还没到半山腰就破了。香火完全没必要,我没烧香的习惯,心中有佛无需烧香,天天烧香未必信佛。有那功夫还不如买本经书读读。 
 
这天气这季节注定是淡季,没几个人,买票的时候看到两个居士拿着度牒跟我一样买票,半价。不知道外面的道士进来是否买票。想起武侠小说的情节,峨眉派来到武当山门前,结果挡住他们的首先是景区管理处。由于不想买票,景区管理人员先跟峨眉派干起来,哈哈。瞎编的。 
 
不得不说那天去武当是超级正确的,因为恰在那时武当才真正释放它的魅力——基本没人,即便有人也在云山雾海里,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从太子坡开始步行,相比坐景区大巴,我更喜欢步行。淅淅沥沥的小雨依旧滴落不休,云雾缭绕山间。有点冰凉,不过与北国相比还是暖和的。山上光景也完全不同,当北方的山还是满目萧索苍黄一片时,此地已大部青翠盈目。当然也有枯黄的落叶,也有红叶,色彩丰富。路边偶尔会闪现一片老房子,有些像隐者的居所。也会闪现一片青竹林,想起曾经做过的梦,我坐火车去婺源好像是为了寻找某个人,突然看到刷刷后退的青竹林,雾气如同水一样流过竹林,这是我在梦中看到的最美风景。现在有些相似,只是雾气并没有像水一样流过青竹林。有些失望。 
 
远远地听到涛声阵阵,好像是瀑布。只是雾气太重,看不到在何处。这是中国山水诗的意境,你心中会浮现很多诗歌,叫不上名字,有了上句没了下句,可是你还是觉得幸福惬意。这是国画的意境,黑的是山,白的是云雾。隔着灌木丛隐约能看到山下的湖泊,对岸的小亭子。 
 
及至走到下面才知道这是逍遥谷。原来真有逍遥谷,哈哈,想起逍遥谷社团了。湖面点点白鸭,自在嬉戏,逍遥自在。我在水里洗手,扔两个石子,扑通几声告诉我这还不是仙界。古老石桥卧在水上,青黄色苔藓几乎盖住了桥的侧身。我愿化身石桥,经历千年风雨……其实在这里做石桥也真不错。雨水滴落在湖面,似大珠小珠落玉盘。闭目聆听天籁之声,此刻坐在亭子里下棋应该是最应景了。很像《英雄》里的一个镜头,两人对决,雨水滴落,古琴铿然,棋子落定。 
 
武当适合隐居,如果没有旅游开发的话。到处透着仙气,尤其是云雾从山洞中升起,像仙人在哈气。很快云雾就笼罩了整座山,仙人隐没在云雾中。愈往上走,愈感觉行走在通往仙境的途中。周围五米之内基本看不清,整个世界都离你而去。你独留异域,却无惊恐也无不安。 
 
多云天气更酷,我看到一张在金殿拍的照片,云海在脚下翻滚。 
 
我从逍遥谷走到紫霄宫,十几里路程稍微有点累。武当山的票价有一点很有问题,去金殿和紫霄宫还要另外买票。其实整个中国的旅游景点都有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要收费?大好河山是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我也有股份,我也是股东,股东去巡游一下自己的资产为什么要收费?武当山古建筑是祖宗建的,又不是为某些人建的,也不是为了几百年后收门票而建。事实上,真正的武当山是从丹江口市开始的,包括被埋没的古均州,从古均州到金殿的一百四十华里的古建筑是一个整体。当年修水库根本没想到文物保护的问题,整个古均州都被埋在了水下。当年的移民政策也很操蛋,附近几万人被移民到青藏高原,靠,青藏高原啊,还有人被移民到沼泽区,这些人最终成为了流民。现在的移民怎样,我还不清楚,不过三十多万的移民要在两年内安置,相信也不会没有问题。南水北调是个鸡肋工程,除了增加通胀消耗税收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处,对了,忘了,为了北京的喝水问题。北京缺水直接迁都不是更好吗,何必这样劳师动众耗费民财,丹江口附近的人就不是人吗?南水北调后南面渴了怎么办?这种不顺应自然的工程竟然能建设,估计也就能发生在中国了。水资源丰富的汉江流域长江流域竟然发生旱灾,施政者还不应该惊醒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管人多么努力都会被自然抹去痕迹。 
 
回到正题,我只到南岩宫,天色已晚,没时间再去金殿。跟有的人不一样,我很少会把一个景区的所有景点都逛完,窥一斑而知全豹,何必为了不浪费钱而每个景点都去呢。 
 
南岩宫依山而建,巍峨宏伟。历经几百年风雨雷电,依然高耸入云。皇家建筑就是不一般,做工精致,感觉好像比现在的建筑更耐用。除了外表有些剥落,里面还是好好的。大青砖,与现代不同的某种混凝土,据说含有糯米成分。大殿有几丈高,有些阴森,屋顶覆盖着复杂华美的花纹。供奉的神仙一个都不认识。也没见他们显灵,我还烧了一捆香呢。 
 
想起高行健写的《灵山》,他貌似也到过武当,还遇到一个高人。他为了寻找心中的灵山而在大西南浪迹了几个月。我也想重走他走过的路,可惜行囊羞涩,连丹江口都没去就回来了。那年高二地理课跟三个哥们准备高考后步行去丹江口,为此我努力学习地理,结果也没去成,直到现在。还好,我在回来的车上看到了丹江口,气势磅礴水汽弥漫。 
 
在武当山的时候看到薄熙来被免职的消息,真想找人一起喝酒庆贺,我早看不惯他。你可以左,但不能复制毛。毛的有些想法跟纳粹无异,是应该被封杀的。回来的车是重庆开往北京的,检查了我两次身份证,看来政治气氛略微紧张。不过据我观察,车上的重庆人情绪稳定,好像根本不受日薄西山的影响。就是有的人素质太差了,向车上扔垃圾,脱鞋把脚放座位上,貌似还有人打架? 
 
还好我平安归来,也算一次寻找灵山之旅。唯一的遗憾是,没有见到张三丰,更没有见到老庄。道士比较低调,我只见到两个道士,一个道士在打电话,一个道士跟女生聊天正嗨,公交车来了,他跑过去。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道,何不施展轻功?为何还要坐车?我撑着油纸伞行走在武当,多么希望逢到一个道行很深的姑娘。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fd2d40100z5zw.html
(责任编辑:admin)

鄂ICP备12014383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