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旅游资讯 > 武当山旅游攻略 >
武当山的畅想与感悟

时间:2012-04-07 09:3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从空中俯瞰,八百里云海峰峦叠嶂,武当山脉像大海的波浪一般连绵不绝,浩淼无边,红墙绿瓦的皇家建筑群漂泊于浪尖之上,时隐时现于峭壁绝顶之间。
 
这是一幅给人惊艳感觉的图景,令人过目难忘。回头想想,海拔1600余米的山巅打上人为的印记,而且这印记一打就是六百年,六百年时光对于这片山脉的年龄来说,或许是沧海一粟都算不上,但是与我们短暂的一生相比,实在太过久远。蓊郁的绿色之下究竟隐藏了多少传奇,光滑的石阶上究竟踏过多少脚步,恐怕我们一辈子的想象都难以企及。
 
至于诞生于这静山幽林中的神奇的太极阴阳图和武当拳,不知何时早已遗落到市井民间,成为另一种传奇。我记得小时生活的村子里,人们婚丧嫁娶、拆屋奠基,常会取来太极阴阳图神秘地比划,而习练武当拳在不少村童间竟成为一种时尚,竞相效仿。
 
武当山是神秘的,它神秘在时间、在空间、在形式、在内容。
 
第一次登临武当,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奔跑起来,像一阵风。我和我的三个好友一天之内,从十堰城区到武当山金顶跑了个来回。来去匆匆,看到什么景,悟了什么“道”,已像镜中月水中花那般模糊不清了。
 
我又一次去武当山时,骤雨初晴,水雾如山脖子上缠的白色围巾,清新飘逸,给原本神秘的武当山又添玄虚。而我,人生的书页上也不像十年前白纸一张了,相继写下了择业、结婚、生子、拼搏等篇章。随着经历的增加,处世的价值观也在随之发生改变,虚名和浮利的需求正让位于内心对真实和满足的渴望,就像老子《道德经》上说的:“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时间不同,心绪不同,重登武当山,会留下什么感受呢?
 
汽车驶过一座古朴的牌坊,就进入武当山景区了。车窗外,眼前树木绿得一尘不染,远山则是一幅忘了着色的水彩画。峰回路转,一路胜景。
 
汽车到乌鸦岭后,我决定先奔南岩。南岩是武当山颇具特色的一处胜景,由观、洞、台、岩、祠等宫殿组成,高低错落,迷宫一般。在南岩,龙头香是独特一景。一座伸出悬崖3米、宽1.5米的石雕龙,龙头顶雕置香炉。因下临万丈深渊,烧龙头香的信士要从窄窄的龙身上爬到龙头处点燃香火,然后再跪着退回来,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复返乌鸦岭的途中,回望南岩,南岩静静地躺在武当山的怀抱中,像个饱经沧桑的老者,沐浴在阳光之中,虽然容颜已老,但神态是如此心平气静、淡泊悠远。
 
通向金顶的路大部分是就山开凿,有的地方只容一人通过,有的地方坡度呈九十度角,路在密林间延伸,树上滴落的露水湿了石阶,落脚都得小心翼翼。金顶到了,巨大的玉石托起一座金殿,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雾气在白玉雕栏下飘动,像天宫的琼台金阙。金殿高高在上,吸纳百川精华,接受万山朝圣。我找不到我自己了,这是神仙的居所,只有神仙才配在此停留,我和同伴都成了神仙,忘了自己……
 
明代著名作家袁中道写了篇散文 《玄岳记》,他在其中有一个发现,他说,武当山为一尊天造地设的巨人坐像,他说天柱为颅,紫霄为腹,太子坡为股,平台为趾,南岩、琼台为左右臂。我没细看,是否形象,不敢妄加评论,但他至少启示了我一点,真正的武当山是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亲身来到武当山的我们,每一个在自然中、在畅想中、在感悟中的我们自己。
(责任编辑:admin)

鄂ICP备12014383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